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看到这一幕的苏瑾芸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对于这种血腥的场面,她早已经免疫了。

    收回视线,淡漠的看向了明家兄妹俩。

    假明典说佟四娘的手脚筋是他们兄妹俩自作主张挑断的,这话应该不假。

    明颂她没接触过,不好评价,但是明颖却是个十足心狠手辣非常记仇的女人。

    当初她在被常石的控心蛊控制住之前,一直都是佟四娘看守着她,她不记恨在心就怪了!

    “明颖,你说是你自己动手,还是我找人帮你一把?”垂眸看着明颖那张写满慌乱恐惧的俏脸,苏瑾芸冷冷的开口道。

    “你、你竟然要为了一个奴婢,残害我这个跟你留着一样的血的妹妹?”听到她这话,明颖的脸色不禁刷的一下变得煞白,语气间充满了不敢置信。

    “四娘在我心中,从来都不是奴婢。至于你……呵呵,我爹娘从头到尾就只生了我一个孩子,哪儿来的妹妹?”对于她的这番话,苏瑾芸觉得好笑极了。

    当初她想害她杀她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她们的身上留着一样的血呢?

    现在知道来跟她打亲情牌了,可惜,晚了!

    苏瑾芸不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但也不是以德报怨的圣人。但凡当初明颖对她存有一丝心软,顾念一点血脉亲情,她现在也不会这般心硬如铁的对待明颖。

    所以说,有因才有果。明颖如今的处境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没资格怪苏瑾芸心狠不念亲情。“……”一直没有开口的明颂在听到苏瑾芸的这番话后,忍不住抬头看向了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堂妹,沉声开口道:“我可以跟你做笔交易,你放过我跟颖儿,我告诉你几个跟东月国国君谋划的阴谋有关的消息

    。”

    闻言,苏瑾芸修眉微蹙,面无波澜的拒绝道:“抱歉,我只是一个生意人,对于国家大事不感兴趣。”说完,便转身坐回了椅子上。

    见她竟然完全无动于衷,明颂不禁急声开口道:“事关独孤家族的存亡,你也不感兴趣吗?”

    听到‘独孤家族’四个字的时候,苏瑾芸不由得眯起了眼,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不错,独孤家的存亡我确实关心,但你确定你要说的事情,值两个人的价?”

    虽然她对独孤家并不了解,也没有什么感情。

    但是独孤晨这个便宜舅舅对她的关心与爱护她却是无法忽视的,所以如果独孤家族真的有难,她不能不管!

    “若是不值这个价,我又怎么会有底气敢开这个口?”看到她的态度终于有所松动,明颂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神态也轻松了不少。

    “嗤!真不知道你是从哪儿来的这个底气谈条件——”欧阳墨好笑的看着他那副故作神秘的姿态,冷嗤出声道:“你人都在我们手上了,我这儿有的是办法招待你,还怕撬不开你的嘴么?”

    闻声,明颂那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心弦瞬间又绷得紧紧的了。该死的,他怎么就忘了,明月身边还有这么个神秘莫测的男人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