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女装设计,圣马丁的王牌专业。奉行严进严出政策,只招收极有天赋的人才,能取得入学资格已很困难,入学后每年还要淘汰一部分不合格的学生,竞争相当惨烈。

    当然,高成本意味着高回报,每年这个专业的毕业走秀都被业内密切关注,优秀的人才一露头便被各大牌签下,设计鬼才麦昆,前迪奥设计总监都出自这个专业。

    正因为这样,同学之间关系紧张。因为大家互为竞争对手,在这座独木桥上,挤掉他人才有机会。

    凌晓茜能帮助夏青,最初是因为她觉得夏青毫无威胁,又来自同一国家。独自在外求学难免孤单,有这么个人也算是个伴儿。渐渐她发现夏青和自己爱好相近,就变成了好朋友关系。

    第二天一早,夏青拖着自己一夜的心血走进教室,找了个角落坐下来。

    这件衣服是他从未做过的样式,是看书突击的结果。花费时间比预想的长,一夜未眠。

    来新世界第一天的感觉可不怎么好。

    同学陆续进教室了,没人愿意坐在夏青旁边。

    下一个被淘汰的就是他——大家都这么认为。离他太近会沾染晦气。

    今天的考核是夏青最后一次机会,大家都在等着看好戏。

    这是一次相当重要的学期末作业评审,不合格的直接淘汰,没有进入下一学期的机会。课程主任劳拉.斯科特女士带着两位助教一一为大家交上来的服装点评,并记录分数。

    点评的过程枯燥无趣,没轮到自己的时候,大家都处在沉闷的状态。

    “Next,QingXia!”助教机械地喊着。

    大家的关注度瞬间就高了起来,某种意义上说,大家都在等待这一刻。

    夏青总是用一些不知哪里捡来的材质制作衣服,再配上他拙劣的做工,次次都被斯科特女士喷的狗血淋头,简直可以当做如何用英文骂人不带脏字的教学范本。

    斯科特女士每次看到夏青的作业,都觉得这学生侮辱了圣马丁的名号,当初不知是怎么招进来的。

    看到夏青带着作品走过来,她皱着眉头拉开了他套在衣服外面的防尘罩。

    一件纯白色的真丝晚礼服。

    素绉缎制成,款式简洁,剪裁利落,恰到好处地结合了素绉缎的优点,以面料光泽展现女性线条的美感。

    “这次似乎还不错。”

    斯科特女士颇感意外,难道夏青这次开窍了?

    她又将衣服整件拿起来翻看。

    接下来的发现,就让她瞠目结舌了。

    对服装设计师来说,真丝是相当头疼的一种面料。软,轻,薄,缩水率大;缝纫稍有不慎就会褶皱,抽丝;后期处理不当还会导致缝线收缩等各种问题,没有相当经验的学生根本不敢碰这种面料。

    可是这件礼服的缝纫技术,不多一分,不少一毫,一切都恰到好处地落在该落的地方。即使经过熨烫打理,拼接部分也没有任何的不平整。

    斯科特女士试着用手拉了内衬衔接处和下腋下部位,牢不可破!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丝。

    夏青用了一种她没见过的特殊缝纫方法,完美地解决了面料的问题,还兼具美观。

    斯科特女士扶了下眼镜,又仔细检查了一遍。

    预料中的嘲笑场面没有出现,同学们开始意兴索然。

    斯科特女士确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是一件精品成衣啊!以学生作业评分,至少是B+以上的水准!

    “你们快看看,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缝纫技术!”斯科特女士将衣服递给两名助教,助教的反应和斯科特女士一样,纷纷称赞这件礼服的工艺。

    随后,斯科特女士将白色礼服传给了坐在前面的同学,让同学们品评一下。

    坐在最前排的同学看了一下就被惊得说不出话,接着转给其他人,一个接一个地传下去。

    凌晓茜拿到这件衣服后,内心的震惊程度比任何人都要大。

    这确实是她给夏风的那块素绉缎,到昨天晚上为止,还只是一块布料。

    现在,夏青真的将它做成了一件晚礼服,还做得这么好。

    “他是怎么做到?”凌晓茜心里充满了疑问。

    衣服传到一名留着金色长发的男生手中时,男生坐不住了。

    他仔细翻看了这件礼服后,直接站起来发难:“夏青,这件衣服真的是你自己做的吗?”

    这句话一出口,四周就安静下来,众人的纷纷目光投向了这名男生。

    男生名叫奥利维尔,来自法兰西艺术世家,设计天赋和对色彩的运用深得斯科特女士赞赏,整个专业也对他充满期待,认为他是未来时尚设计大师的好苗子,目前是班里的当红炸子鸡。

    “我们都见过夏青以前的作品,谁相信他短期内会有这么大转变?”奥利维尔大声说。

    同学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奥利维尔说得对,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