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墨儿那个孩子……”说到欧阳墨,欧阳夫人露出一脸无奈地道:“终究是我太过宠溺了啊!只盼芸娘嫁过来以后,能让他早些懂事起来。我已经老了,心也累了,欧阳家的重担还得交给他来扛啊!”

    “夫人您多虑了,少爷只是心地单纯,才会容易上当受骗。”暖书忿忿地说道:“要怪就怪那个学士府的当家主母,不怀好意地送了个满肚子坏水的丫头过来破坏少爷跟少夫人之间的关系,亏得您还给她送了那么多贵重之物,实在是其心当诛!”

    欧阳夫人面带冷笑的闭了闭眼道:“官宦人家,瞧不起咱们商贾门户也是情理之中。”只是学士府的这位当家主母未免做得太过火了些,当她欧阳家无人撑腰柔弱好欺了啊!既然如此,她便让学士府的那位主母夫人瞧瞧她徐凤娥的厉害,让她知道欧阳家并不是无人撑腰的!

    “好了你赶快回去少夫人那边伺候吧,记住了,这段时间不能再让少爷跟少夫人见面,免得影响少夫人养伤!”收回思绪,她细心地吩咐道。

    暖书福了一福应道:“奴婢明白,奴婢告退。”

    学士府,大厅内。

    一名身着暗红色苏锦长袍面容白皙清逸的中年男子端坐在主座上,神色有些不悦地望着大门口。在他的身侧则站着一名面容艳丽看年纪不过三十岁出头的美妇,只见她身着嫩黄新襦裙,头戴金钗步摇,俨然一副当家贵妇的派头。

    “老爷,你瞧这都已经是未时末了,大姑娘跟新姑爷还未回门,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吧?要不要派个人过去欧阳府问一下呢?”这名美妇似乎看出了中年男子心中的不耐与愠怒,不禁开口征询道。

    “不必了!”中年男子脸色阴沉地从主座上站起,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厅。

    目送着中年男子的背影消失在偏门处,美艳妇人的脸上不由得浮上了一抹得意的笑容:“苏瑾芸啊苏瑾芸,这回可是你自找的,连老爷都厌弃了你,我看你将来还能依靠谁!”

    “娘,我刚刚看到爹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咱们要不要趁热打铁,让爹对苏瑾芸彻底断了念想啊?”身后,一名体态婀娜面容娇艳的年轻女子莲步轻移的来到了她的身边,压低声音问道。

    “不可操之过急。”美妇人摇头小声回道:“反正那小贱人已经嫁出去了,也没什么机会回来让咱们碍眼了,倒是西苑那个命硬的贱丫头咱们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才行!”

    “那个贱丫头说来也奇怪,明明发现她的时候都断气了,可是竟然又活了过来,真是晦气!”年轻女子樱唇微嘟,明明该是俏皮可爱的模样,可惜却被她那双充满怨毒的眸子生生破坏了气质。

    闻言美妇人柳叶眉一皱,凑近她的耳边交待道:“明日太子殿下便要微服来咱们府上做客了,你可得好生准备才行,指不定就能入了太子殿下的眼,一跃成为太子妃!至于西苑那个贱丫头,她虽然大难不死但也算是去了半条命,就她那副半死不活的鬼样子,便是才名在外又如何,太子殿下可不会看上一个半死不活的小庶女!”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