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月红啊月红,你还真是愚蠢呢!你的主母都已经将你作为我的陪嫁丫头送来了欧阳府,而且你的身契亦在我的手里,你还以为你是学士府的人吗?!”苏瑾芸轻叹一声,柔声细语的声音半点听不出她的真实情绪来。

    原本还情绪激动大喊大叫的月红瞬间就被她吓唬住了,惨白着一张小脸,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欧阳夫人站在一旁满意的微微颔首,自己果然没有挑错儿媳,苏瑾芸的确是个值得她栽培的好苗子!

    “好了芸娘,这丫头就交给娘来处置吧!”顾念着苏瑾芸的身体,欧阳夫人柔声劝道:“你伤势未愈,还是不要劳神了,吃了饭便好生歇着,有什么事都可以吩咐暖书去做。”

    “嗯,劳烦娘为芸娘操心了!”苏瑾芸顺着台阶往下走,恭声应道。

    说实话,对于处置丫鬟下人初来乍到的她的确不擅长,毕竟在原来的世界她接受的是‘人人平等’的教育理念,真让她下令发卖了或是打杀了月红,她肯定还狠不下这个心来,所以欧阳夫人的主动承担反倒让她松了一口气。

    “风琴!”欧阳夫人朝着一旁的风琴使了个眼色,后者便麻利的上前将月红架了起来,跟在欧阳夫人的身后离开了。

    月红被带走后,苏瑾芸的心情反倒好了不少,就着桌上的几个清淡小菜整整吃了一碗饭,在屋里走动了一会儿才又上榻歇下。

    从她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来看,月红根本就是学士府那个继母安插在自己身边的一颗棋子,如今不需自己动手就能解决了,她自然心情大好了!

    等到苏瑾芸安睡之后,暖书轻手轻脚地收拾了饭桌,匆匆前去欧阳夫人的住处复命。

    “嗯?暖书来了,少夫人又睡下了吗?”半倚在贵妃榻上假寐的欧阳夫人听到脚步声,抬眼看向门口,见是暖书这才开口道。

    “是的夫人。”暖书福了一福,恭声回道。

    欧阳夫人对苏瑾芸的关心可不是表面做做样子而已,继续问道:“午饭吃了多少?”

    “回夫人的话,少夫人吃了整整一碗米饭,几个菜她都有吃,奴婢看得出来,少夫人很喜欢夫人您的手艺呢!”暖书笑盈盈地回道。

    闻言欧阳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低声道:“她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唉!说起来芸娘也真是个苦命的孩子,明明是学士府的嫡出大小姐,却被自己的继母坏了名声,一直等到今年才得以出嫁。便是嫁到咱们家来,她那继母也没想让她安生,居然派了个挑事生非的月红过来!”想起那个刚被自己处置了还关押在柴房等待发卖的月红,欧阳夫人不禁皱起了双眉,摇头轻叹道。

    “但是少夫人幸运的遇到了夫人您这个好婆婆呀,有您这么真心的疼爱她关心她,她一定会感动的!而且,现在没有了月红那个贱婢在中间挑拨离间,奴婢相信少夫人跟少爷的关系会很快好起来的!”暖书忙声安慰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