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所以苏瑾芸的亲事从及笄那年开始就是个冷门,直到今年满了十八岁,才被欧阳夫人上门求亲,终于摆脱了‘剩女’的称号……

    却未曾想到,刚嫁过来就遭到了丈夫家暴,连房都未圆就小命呜呼了!

    “娘请放心,她就算才名再盛,也不过是个庶女,我愿意让她当陪嫁那是她的荣幸,量她也不敢拒绝……”苏瑾芸随着她的视线扫了一眼门口,心中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住口!不许你这样侮辱珞璃姑娘!”不等她把话说完,一道月白色身影从门口冲了进来,怒声呵斥道:“你这个仗势欺人的恶妇,我要休了你!”

    苏瑾芸微微挑眉,冷眼看向来人,却在目光落定在对方脸上时心头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眼前这个男人,也就是她的夫君,竟然长了一张跟那个与她撞车的男人一模一样的脸!

    看着这张她车祸昏迷之前看到的唯一的脸,有那么一瞬间差点激动问出口:“你丫的也是穿越过来的吗?!”

    好在因为她的职业的关系,养成了‘在没有完全的把握之前她绝对不会贸然开口’的习惯,才没有贸然认错‘老乡’。

    很快地她便从眼前这个男人的言行举止中看出了端倪,这个男人绝对是土生土长的古代人,因为,眼前这个男人看她的眼神里除了极度憎恶之外,再没有其他情绪!

    如果他也是魂穿过来的,那么在看到她这张脸的时候应该跟她看到他时一样讶异一下或者心虚才对,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并没有流露出任何这方面的表情——

    “不知廉耻的恶妇,竟然敢这样直勾勾盯着男子看!”在她满怀疑虑打量着面前的男人的时候,对方也在打量着她。

    在发现她居然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看之后,欧阳墨彻底怒了。原先只听说这个苏瑾芸俗不可耐,如今竟然又让他发现了一点,那就是不知廉耻!

    被欧阳墨的怒吼声惊得回过神来的苏瑾芸左右一看,发现欧阳夫人以及月红等人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屋内,当下便也不装柔弱了,眉头一挑,挑衅地直视着欧阳墨道:“我才知道,原来盯着自己的相公看也叫不知廉耻啊!”

    “你!……”欧阳墨显然没想到她敢回自己的嘴,一时怔愣住了,白皙俊美的脸蛋上写满了不敢置信。似乎眼前这个女人跟前两日有些不一样了,只是具体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只得懊恼地一甩头,有些词穷地脱口回道:“刁妇!”

    “刁妇?请问我哪里刁了?”对于这个长着一张跟撞死她的肇事者一模一样脸孔的‘夫君’,苏瑾芸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气了。尤其是她已经做惯了叱咤商场的女强人,现在被一个小白脸莫名其妙骂‘恶妇刁妇’,叫她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夫君训话,你不顺耳恭听也就罢了,还敢出言顶撞,不是刁妇又是什么?!”被苏瑾芸那微微眯起的冷眸一扫,欧阳墨的气势不由得便消散了一半,后背更是感觉一阵凉飕飕的,十分邪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