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竟是如此?!”暖书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新鲜的说辞!

    苏瑾芸挑眉反问道:“怎么?很奇怪吗?”

    “奴婢只是在想,这便是古人说的‘惺惺相惜’了吧?”暖书连忙摇头道:“有了少夫人的帮忙,想必苏三小姐以后在学士府中的日子要好过不少了。”

    闻言苏瑾芸却是摇头道:“我再怎么帮她,也终究是个嫁出来的女儿了,以后能不能有好日子过,还得看她自己的努力跟造化……”只不过她对这个‘死而复生’的苏珞璃很是看好!

    她有种强烈的预感,那就是学士府在不久的将来必将掀起一场轩然大波,而掀起这场轩然大波的人必然会是苏珞璃!

    “少夫人为苏三小姐做的已经够多了,且三小姐一向聪慧过人,在那学士府的后院内定然会逢凶化吉的!”暖书接过话安慰她道:“您也劳累了一上午了,现下日头又这么大,您还有伤在身,一个不好就会头晕昏眩,不如先回屋歇着吧!?”

    “嗯。”苏瑾芸顺从的点了点头。应对了苏珞璃一上午,她现在已经是筋疲力尽了。额头上的伤口因为出汗的缘故此时也隐隐作痛,怕是要换药才行了!

    回到东苑,暖书便贴心地端了一盆冰摆到了苏瑾芸的床边,然后取出了药膏跟纱布。

    “少夫人,方才奴婢见您出了不少汗,只怕这会儿伤口已经发热了,让奴婢帮您换一下药吧!”

    闻言苏瑾芸睁开了眼,看向她,眼底露出了满意之色。这丫头还真是观察细致体贴入微啊,自己还什么都没说,她就已经全考虑到了,怪不得欧阳夫人会把她安排过来照顾自己!

    “嗯,那就麻烦你了。”苏瑾芸应了一声,坐起身来,身子微微向前倾斜,方便暖书拆开缠在自己头上的纱布。

    虽然暖书的动作很轻,但是当她拆到最后一圈将药膏从伤口上剥离的时候,苏瑾芸还是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奴婢该死,弄疼少夫人了!”听到她的吸气声,暖书赶紧住了手自责出声。

    苏瑾芸咬了咬牙回道:“没事,你尽管继续,这点疼我还是受得住的!”她又不是真正的千金小姐,农村出身的娃,什么苦没吃过。虽然后来凭借自己的本事过上了好日子,但是从小练就的坚韧的性格还是根深蒂固在了她的骨子里……而且,一点皮肉之痛又哪里抵得上心死之痛呢!?

    “少夫人,您受苦了!……”看着苏瑾芸额上那个比大拇指指盖还要大的狰狞伤口,暖书不由得心疼了一下。多精致的一张鹅蛋脸啊,可惜就这样被她家那糊涂少爷一手给毁了!

    尽管欧阳夫人给苏瑾芸用的都是上好的金创药,但是大夫都说过了,那个伤口已经伤到了头骨,想要不留疤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尽量减淡疤痕……

    “就当是我命里应有此劫吧,只要还活着,就比什么都好了。”苏瑾芸轻笑了一声,幽幽回道。

    换好了药之后,孙瑾又上床休息了一会儿,这才缓过力气来。然后就听得风琴前来禀报,说是那位林家表小姐到了,欧阳夫人让她就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好生休息,不要出去走动。

    听了风琴带来的话,苏瑾芸反倒有些期待这个连欧阳夫人都觉得头疼的林家表妹了——

    而此时,欧阳府的正厅里。

    一名身娇体柔面若三月桃花艳丽无比、看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的女子正笑的一脸灿烂地坐在欧阳夫人的下首处,一双明眸大眼眨也不眨的望着欧阳夫人,娇声开口道:“半年未见,柔儿好想念舅母哦,舅母有没有想念柔儿呢?!”

    闻言欧阳夫人淡然一笑,微微点头应道:“那是自然,柔儿这般活泼可人,每次你一来,咱们欧阳府都感觉热闹了不少呢!”

    她这个端庄中不失和蔼的态度,在外人看来压根瞧不出她心中对这位林家表小姐的厌恶之感。不过深知她心中所想的风琴,提醒完了苏瑾芸之后,再回来时已经指挥着厨房里的众人弄出了一桌接风宴,来解救欧阳夫人了!

    “奴婢见过表小姐!”她先是向着林知柔福了一福这才来道欧阳夫人的身侧,轻声细语的开口道:“夫人,午膳已经备好了,您看……”

    欧阳夫人满意地看了她一眼,心中松了一口气,点头道:“那就去饭厅用膳吧!柔儿一路舟车劳顿,用了午膳就回房好好休息,有什么话呀咱们迟些再来聊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