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酷夏六月,天际刚刚泛白。

    屋内的光线十分的晦暗,只能依稀辨别出家具的轮廓。

    被厚重的床幔层层遮盖住的红木镂花大床上,一名头上缠着绷带的女子安静地躺着,呼吸十分的微弱。

    如果不是胸口偶有起伏证明她还活着,只怕会被人当成尸体一具!

    突然地,女子的全身忽然剧烈地抽搐了起来,一双原本紧闭的眼睛更是突然张开了——

    苏瑾芸困惑地看着自己所处的空间,想要坐起来却发现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更让她感到难受的是,她的头正一阵一阵的痛着,脑海里多出了许多莫名其妙的记忆!

    虽然那些记忆中的主人公也叫苏瑾芸,样子也跟她长得很相似,但是却绝对不是她。因为那个女人的服装太过古典精致,与她的经典职业装一比简直是泾渭分明!

    就在她感觉混混噩噩的时候,帐外传来了沉闷的“咯吱”声,听得苏瑾芸不由的竖起了耳朵——

    在农村出生长大的她,对这种只有木头与木头摩擦才能发出的声响自然不会陌生,可是这种声音出现在她生活的大都市却显得十分诡异了!

    木头摩擦声想过之后,一个轻微的脚步声朝着她所在的位置走了过来。

    “谁?!”她警惕地低喝出声。

    “大小姐,您终于醒了啊?!”来人听到她的声音,语气有些激动的回道:“月红还以为今日的回门您回不了了,刚想叫人捎话回学士府呢,谢天谢地,您总算醒了……对了,奴婢这就禀报老夫人去,可得把姑爷留下来陪您回门才行!”

    “大小姐,月红,回门,学士府,老夫人,姑爷……”一连串的陌生词汇冲入苏瑾芸的耳中,听得她有些傻眼了。

    她只是出了个车祸撞到了头,应该不至于出现这么严重的幻觉吧?连古装剧里的台词都出现了?!

    听着月红的脚步声匆匆走远后,苏瑾芸不淡定的摸着想下床。虽然眼睛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手上的触感却是无比的真实——

    木床,木屏风,木凳,木桌,茶壶,茶杯……一路摸了过去,她的手终于摸到了桌上的一个插着半截没有燃尽的蜡烛的烛台,以及一个十分原始的火折子!

    至此,苏瑾芸的心中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一屁/股瘫坐在了身后的圆凳上,口中发出一声不敢置信的喃呢:“我这是穿越了?!”

    她颤抖着手拔开火折子吹燃,点燃了那半截蜡烛。借着不是很亮的烛光,她一脸木然地环视了一圈屋内的环境,目光所到之处,皆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古色古香’!

    苏瑾芸默默的皱起了眉头,这个环境,似乎之前就在她脑海中出现过,也就是她从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的残留意识里看到过,是她新婚的婚房……

    她抬手摸了一下自己被包得厚厚的脑门,忍不住龇牙倒吸了一口冷气,好疼!

    看来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就是因为这脑门上的伤挂掉的,而杀人凶手就是这具身体的新婚夫君,好像叫什么欧阳墨来着。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