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娘真会挑丫头,从我看到你跟风琴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们俩不错。要是放在别家,两个这么漂亮的丫头放在后院整天跟自家少爷接触,只怕早就生出了歪心思……”苏瑾芸松开了她的手腕,轻拍着她的手背称赞道。

    “少夫人谬赞了,奴婢只不过是安守本分而已。”暖书连忙恭声回应道:“况且,夫人待奴婢亲如家人,奴婢又岂敢有别的非分之想呢!”

    “我待月红也不薄,可是她却反帮着外人处处算计于我……罢了,不说这些糟心的事了,咱们还是回屋去吧,我有些累了。”苏瑾芸摇了摇头,打住了话题。

    “是!”即便苏瑾芸后边的话没有说出来,暖书还是心领神会地安慰她道:“其实少夫人完全不必为了月红那种朝秦暮楚的人伤怀,不值得。”

    “走吧,既然这处荷塘是你家少爷的心血,我还是不要在此久留的好,以免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苏瑾芸说罢,转过身向着拱门走去。

    暖书无奈,只得紧跟了上去。

    主仆二人前脚刚一离开,一道月白色的身影就从荷塘的另一面走了出来。他不是别人,正是苏瑾芸想避而远之的欧阳墨!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欧阳墨反复咀嚼着苏瑾芸之前随口念诵出来的诗句,黑眸微眯缓声说道:“真想不到,这样雅致的诗句竟然是出自一个满身铜臭的刁妇之口,看来外人的言论也不尽可信啊!”

    那个月红还是苏瑾芸身边的贴身大丫鬟呢,却连自己的主子都随意栽赃污蔑。如果不是他恰好在这里听到了苏瑾芸跟暖书的对话,只怕还会以为她的话至少有一半是可信的!

    “看来这次我是被那个丫头给利用了,珞璃姑娘上吊自杀之事并不是苏瑾芸所逼!”欧阳墨虽然单纯,但是并不傻,很快便明白过来自己被那个月红当枪使了。

    只是错已铸成,自己又确实不喜欢苏瑾芸,所以心中虽有歉意却也没想去找苏瑾芸道歉认错。毕竟自己被骗着娶了她进门,以至于从此以后他再也不能求娶他心仪的苏珞璃了,他的心里至今还憋着一口闷气呢!

    “也不知道珞璃姑娘如今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脱离危险……”想到自己心仪的苏珞璃,欧阳墨的心头不禁一软,眼底也不由得浮上了一抹羞涩。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般滋味——

    见不着的时候日思夜想满脑子都是对方的倩影,见着了却又手慌脚乱不敢靠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赠诗表白却遭对方婉拒,被苏珞璃拒绝的那一刻,他真的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精神世界都崩塌了!

    “看来我得想个办法,尽快去学士府见上珞璃姑娘一面才行,否则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啊!”情窦初开的大少爷,心心念念想着的不是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却是自己的小姨子。也幸好苏瑾芸已经不是原来的苏瑾芸了,她对欧阳墨喜不喜欢自己根本不在意,否则知道了他的心思还不得被自己这个新婚夫君气死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