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里的景色虽然不及园子里繁多,但是一池碧荷开得正好,相信苏瑾芸看到了也会觉得赏心悦目,心情愉悦的。

    果然不出她所料,当苏瑾芸看到那遮天蔽日长得极为茂盛的荷叶与荷花时,脸上不由自主的浮上了笑容,更是难得雅兴地低声念出了一句诗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想必这池荷花花费了不少人力物力吧?”

    “少夫人也觉得这荷花很好看吗?”暖书虽然听不太懂她刚才那句诗里的意境,但是不用想也知道苏瑾芸是在赞美这一池荷花,当下也便放下心来了。

    “嗯,比我以往见过的荷花都要好看。”苏瑾芸由衷地点头回道,随即反应过来,“还有谁也喜欢这池荷花?”

    “当然是少爷啊!这池荷花可以说是少爷多年来悉心照料的心血了,少爷为了能照顾好它们,跟了好几位园艺老师傅学习钻研荷花的习性呢!”暖书一脸自豪的说道。

    “他?!”苏瑾芸颇为意外地愣了一下。欧阳墨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个娇生惯养的小白脸,脾气骄纵的富少爷,从来没想过他竟然还能几年如一日地照料一池塘植物,还为了它们去向园艺老仆请教……

    “少夫人觉得很意外吧?其实少爷是个心地很善良的人,只是因为经历的磨练太少,才会显得有些不成熟。而且少爷很爱较真,之前是夫人欺骗少爷在先,少爷一直以为夫人向学士府求娶的是苏三小姐,以至于在揭开少夫人您的盖头后大怒失控,误以为您跟夫人是串通起来骗他的……”

    暖书竭尽全力地为欧阳墨解释着大婚之夜他推倒苏瑾芸致其磕伤的事情,想要挽回一点欧阳墨在苏瑾芸心中的形象。

    只是苏瑾芸的反应很冷淡,轻声接过她的话道:“所以他就动手推倒了我,让我受伤毁容?”

    “少夫人……”听到她这话暖书心中的期冀瞬间跌入了谷底,看来少爷那一晚的恶劣行径已经在少夫人的心里根深蒂固了!

    “好了暖书,安安静静陪我在这儿走一会儿吧,不用再为你家少爷辩解了。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心里已经有数了……”苏瑾芸低垂着眼帘望着离自己最近的一株粉荷,沉声幽幽道:“若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跟你家少爷又怎会结成一对怨偶呢?”

    “少夫人!”听着她话中隐藏的哀怨,暖书不由得心头一跳,低呼出声。没想到少夫人对待这门婚事的态度竟是如此消极,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好苗头啊!

    苏瑾芸嘴角微扬,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笑道:“不必惊慌,这里又没有外人在。何况我虽身为大家闺秀却始终只是个凡人,有些事情憋在心底太久了我也会难受的。你就当牺牲一下自己的耳朵,听我一吐不顺吧!”

    “少夫人言重了,奴婢不敢当!承蒙少夫人看得起奴婢,相信奴婢,奴婢自当洗耳恭听!”暖书低眼看向她抓着自己的手,一种莫名的被人信任的自豪感涌上心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