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苏珞璃但笑不语的听着她的嘀咕,真正的苏珞璃的身子一向羸弱,绝对不可能承受得住一个男子的殴打,所以月香的庆幸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不过是个庶女,夫人又怎么会让我嫁入欧阳府做正妻呢,那样她岂不是就不能看我的笑话了?”说白了,苏瑾芸会嫁到欧阳府,完全是因为苏夫人刻意打压,不想让苏瑾芸嫁入高门。

    也不知道这个当家主母是怎么想的,别人家的女儿都是拼命往上边塞,以图攀上高门将来好帮衬娘家。可是堂堂学士府的嫡长女,却被许配给了商贾门户,完全就是糟蹋了一个攀附关系的好筹码啊!他们学士府如今还不知道是如何被外人笑话的呢!

    “夫人根本就不会为学士府的前途打算,只想着怎么拿府里的小姐们出气,依奴婢看来,如果老爷一直由着夫人这般胡作非为,学士府很快就会衰败的!”月香皱着眉头担忧的说道。

    苏珞璃却是一脸淡定地回道:“败不败,那是他们的事,我们只需管好自己就行了。”

    “小姐……”月香再度惊讶抬头。今日的苏珞璃似乎跟以前真的不一样了,说出来的话让她这个做奴婢的都觉得心惊胆战!

    身为苏家的女儿,却说出了‘不管苏家荣败’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若是被老爷听见,势必会气得大发雷霆,搞不好还会断绝了父女情分!

    “月香,若有一日我脱离了学士府,你可愿追随?”月香的担忧虽然没有明言,但是苏珞璃还是看出来了她对自己的关心,索性将话挑明了试探她道。

    “脱离学士府?!”听了她的话,月香的眼中没有迟疑,只有震惊。震惊过后,只见她像是做出了一个非常慎重的决定一般咬了咬嘴唇,目光坚定地点头道:“奴婢的命是三姨娘救回来的,本就与这学士府毫无瓜葛,小姐若是要走,月香自当跟随!”

    苏珞璃满意地闭了闭眼道:“很好,月香,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你放心,本小姐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不会拿你我的前途开玩笑。在时机未成熟之前,我不会傻到与学士府对立为敌的。”

    至于苏夫人跟苏锦凤,如果她们识相一点不来招惹她,她也不会主动去找她们的茬,但如果她们敢来找她晦气的话,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对于她的话,月香虽然听得有些稀里糊涂,但还是点头应道:“奴婢相信小姐,小姐你先歇着吧,奴婢该去给你熬药了。”

    “去吧。”苏珞璃轻轻合上眼,虽然她的灵魂是二十一世纪金牌女杀手,但是她的身子却还是很羸弱的苏家三小姐,必须好好将养才行。

    而接下来月香的举动则更加让这个时刻心怀警惕的异世孤魂心头注入了一股暖流——只见月香轻手轻脚的将之前苏珞璃给她的那些碎银子重新压回了枕下,半点没有私留!

    等到月香出门之后,苏珞璃再度睁开眼,看着枕下的那点碎银陷入了沉思。

    以前的苏珞璃恃才傲物,身边连一件值钱的物件都没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