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确切地说,我心里有数。

    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把握,我怎会将自己置于如此危险的境地?

    因此,还未等半边儿脑袋扣动扳机,我便迅速抬手,抓住了半边儿脑袋的手腕儿,同时用大拇指控制住了手枪的击垂,使他无法搂动扳机。

    而且,趁半边儿脑袋不备,我勾出一只手,迅速地控制住了半边儿脑袋的脖颈,将他摔倒在地,抬膝顶在他的脖颈处,将其制服。

    我将他的枪夺过,咔咔咔咔,卸掉弹匣,将膛内的子弹退出。

    这一连串的动作,简直让众人惊呆了。

    尤其是身下的半边儿脑袋,凶狠的神色得以缓解,拿一双近乎于央求的眼神望着我。他的兄弟们蠢蠢欲动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只是在后面涌动着干着急。

    最后我放开他,狠狠地冲他道:“不要以为自己有几个人,就可以为所欲为!”

    半边儿脑袋没回话,只是眼神中涌出几分失落。

    李群涛倒是颇懂见风使舵,指挥队员们摆好了格斗姿势,黑社会分子一见这种场面,更是吓的不成样子。

    当然,我也不想与这些恶煞之徒产生更多的仇隙,因此,思忖再三,还是放他们滚蛋了。

    金铃冲着他们的背影骂道:“这次轻饶了你们,下次打折你们的狗腿!”

    一副巾帼女侠的样子,我见后微微一笑,觉得金铃有些时候倒是蛮可爱的。

    事毕后我让李群涛带着众队员搭车回返,金铃倒是识相,让财务部经理送来一万块钱,亲自交给我道:“你们的队员,好样的,拿去给他们改善一下生活。”

    我不客气地收下,将这一万块钱交给李群涛,回去奖赏给队员们,或者是改善伙食。

    返回大厅里,金铃当然是变了另外一番模样,感恩戴德般地对我一阵吹捧,同时她招呼服务员呈上了一瓶红酒,外加几个名贵小菜,一边敬酒一边说道:“赵队长,你让我很意外。”

    我捏了一下鼻子,笑道:“我倒没怎么觉得。”

    金铃饶有兴趣地问道:“刚才你是用什么东西打中半拉脑瓜子的手腕的?我当时就看到一阵白光……好像是扑克牌?”

    我道:“是扑克牌。”

    金铃疑问道:“是普通的扑克牌,还是赵队长特用的防身武器?”

    我从口袋里取出十几张扑克牌,放在桌子上,金铃疑惑地接过一瞧,眉宇之中更是显现出极强的不可思议状。

    “这,这怎么可能?赵队长,你究竟是人是鬼?”金铃一头雾水地问道。

    我笑道:“是人是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办人事儿。按照咱们的合同约定,我们完全可以不用插手你们酒店的矛盾争端,但是我看那些黑社会的痞子们极不顺眼,这才出了手。”

    金铃赞叹道:“赵队长真是文武双全啊,你是我这一生中,让我感到最吃惊的人。”

    我道:“别夸奖我,容易骄傲!”

    一听这话,金铃的脸色马上变了,惊诧的嘴巴半天没有合拢。她突然皱着俏眉望着我,试探地说了一句:“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我追问:“谁?”

    金铃道:“我的救命恩人。几个月前,伊士东酒店也曾遭到过一次大型的袭击,当时不法分子控制了酒店的配电室,整个酒店停了电,一片漆黑,有一伙看不清样貌的人将我绑架到了一辆车上,成分危急的时候,幸亏有一位恩人相救,我才得以脱险。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努力寻找这个救我的人,但是到现在仍然没有找到……我记得当时我夸奖他身手敏捷的时候,他也是说了一句‘别夸奖我,容易骄傲’……而这次,你的声音,你的说话和举止,跟他很相仿,我现在甚至怀疑你就是……就是那个曾经救过我的人!”金铃望着我要答案,满脸的憧憬之色。

    我道:“那怎么可能。”

    金铃道:“很像。现在我才觉得很像。”金铃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猛地一怔,接着道:“我想起来了。我记得你曾在伊士东酒店住过,而你住的那段时间,正好是我被绑架的那段落时间。而且,我还亲自问过你,在吃自助餐的时候。赵队长还记不记得?”

    我撒谎道:“忘记了。我倒是没记得了。”

    金铃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肯定就是那天的那个人。赵队长,你老实告诉我,那天是不是你救了我?而且,你后来怎么又当了保安?”

    我笑道:“金总肯定是认错人了。”

    金铃兴奋的表情逐渐褪去,倒是显现出几分失望。

    她沉默半天才开口道:“不管怎么样,这次是你救了我,救了伊士东酒店,这总是真的吧?”

    我道:“谈不上什么‘救’字,我只是为我们华泰公司的雇主,尽了一份微薄之力。”

    金铃道:“你让我感到太不可思议。当时那个半拉脑瓜子用手枪指着你的时候,我急坏了,但是我发现你却特别沉着,没有丝毫的畏惧,我觉得你简直就像是电影里的特工,让人难以置信。”

    我道:“金总言重了。我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小保安队长,不值得你这样猜测。”

    金铃道:“我金铃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你这次不顾自己的危险,救了我,也救了伊士东酒店,我要好好地感谢感谢你。”

    我笑问:“怎么感谢?”

    金铃道:“我会给你一笔酬劳,同时……”

    我打断她的话道:“刚才金总不是给了一万块钱酬劳了吗?”

    金铃道:“那是给保安们的,里面没有赵队长的一份。如果赵队长同意,你可以过来帮我,我想让你担任伊士东酒店的保安部经理,撤了老何那个窝囊废。我想在我伊士东上班,远远要比你当个保安队长强的多,待遇也好的多。另外,我还可以提供给你十五万元的预付,或者说是酬劳也可以。你应该知道我们金氏集团的实力,如果时机成熟,我可以让你去帮我爸,在整个金氏集团担任安保总监。这应该算是一个不错的职业规划,你觉得呢赵队长?”

    我偏偏将了金铃一军:“金总对我的态度,好像转化太大了,让我很难接受啊。”

    金铃略显尴尬地笑道:“我承认,我以前对你是有所偏见,你这个人别的方面都好,就是个性化太强,得理不让人。我现在才发现,其实这也算不上是缺点,是个性。”

    金铃为了拉拢我,不惜改变了女强人的模样,变得温柔如丝,甚至不惜以花言巧语引诱我上钩。

    如果我现在真的是一名保安,那么我很乐意考虑金铃的安排,但是我的身份是一名国家警卫,我来华泰保安公司是有任务的。我怎能为了任何利益而改变初衷?

    尽管,对于自己的任务,我现在仍然是一片朦胧。

    于是我道:“对不起金总,我在保安公司呆的很习惯,我现在不想挪窝。”

    金铃倒也没生气,而是微微笑道:“赵队长何不考虑考虑?”

    我道:“不用考虑。”

    金铃道:“那好,人各有志,我不勉强。但是我真心地希望,赵队长能助我一臂之力。我等着。”

    我以笑代答,倒是觉得金铃的表情中似乎掺杂了另外一番韵味。

    这时候,金铃的手机铃声响起,寒喧几句后,金铃挂断电话,饶有兴趣地道:“赵队长,我妹妹一会儿过来,一会儿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我摇头道:“不用。我要回队里了。”我当然知道,金铃的妹妹,便是被我救过两次的金蕊。

    这姐妹俩,真不知道我与她们之间有什么渊源,先后救过她们各两次。只是,戏剧性的是,她们还不知道,其实救她们的,是同一个人。

    我不想打破这种和谐,因此站起身来,向金铃辞行。

    金铃显得有些无奈,也有些遗憾,但是却没有阻挠,只是在我临行之时重复地提醒了一句:“赵队长,我们金氏集团期待你的加入。”

    我回之一笑,在金铃的注视下,迈步离开了伊士东酒店。

    返回中队后,李群涛等几位队长、班长已经在办公室里摆好了一桌子酒菜,要为我接风压惊。

    谈及在伊士东酒店的一幕,李群涛等队长、班长都颇感惊诧,纷纷问我何以那般镇静。

    我只是敷衍不答,李群涛带领众骨干向我敬酒,不由得表态道:“跟着赵队长干,我们就是觉得有激情。有赵队长的培训和带领,就是他娘的黑社会,咱们照样也不怕!”

    我道:“可别。咱们都是出来打工的,能少一事则少一事。尽量别跟那些社会上的小痞子小混混发生矛盾。”

    李群涛道:“是啊是啊。我们没有赵队长那种本事,都得谨慎呢。”

    随后李群涛还从那一万块钱奖赏之中取出三千,递给我道:“赵队长,这份儿应该你得,你冒了这么大的危险,这三千块钱,应该分给你。”

    我赶快推辞道:“别介。我不差钱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