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上次去极光闹事,狠狠的输给李牧后,龙翔俱乐部的选手们最近都感觉很不是滋味。

    其中小眼睛更是成天的自怨自艾长吁短叹,在老板催着他报名时总是找出各种理由拒绝,逼急了他就摆出死鱼状对所有事都不理不问,只嘴里不停的小声嘀咕,那是一种靠近了才能听见的抱怨:“没用的,赢不了的……”

    最后龙翔的老板干脆就撒手不管,反正他对市级比赛也没报太大希望,只要有人报名,不至于让俱乐部缺席即可。

    也难怪小眼睛会如此消沉,通过电视观看的高水平花滑,和近距离观察而得来的震撼截然不同,李牧那无声中的身姿,如同一座巨大的高山矗立在小眼睛的面前,让他除了谦卑的仰望,再找不出其他的方式。

    为了让小眼睛振作起来,他的队友想尽了各种办法,但都收效甚微。直到某天他们得知足以反败为胜的消息!

    “李牧离开极光了!”消息灵通的人士马不停蹄的跑来报告最新的情报。

    如同一阵春风吹过,压抑已久的龙翔俱乐部内突然活跃了起来。小眼睛半闭半睁的眼睛突然瞪了个浑圆:“你再说一遍!”

    “李牧离开极光了!”来人果然一字不差的重复了一遍,“咱们要不再去踢一次场子?”

    这个提议立马得到了众人的附和,一来是最近俱乐部顾客不多,训练后闲得发慌,二来也想让小眼睛恢复斗志,于是纷纷怂恿小眼睛。

    七嘴八舌中,小眼睛沉默片刻后猛地站起。要说他就打算这么沉沦下去,那绝对是骗人的。他唯一顾虑的便是李牧,私下决斗输了一场,要是在市级比赛中再输一场,这两连败的名声怎么听都感觉不对。如果李牧真的离开了极光那就另当别论,他可以将上次失利算在极光俱乐部头上,而战胜没有李牧的极光,那肯定要简单得多。

    慎重起见,他再问了一句:“李牧去哪个俱乐部了?”

    那人想了想,犹犹豫豫的摇头道:“这个没听说,不过据极光的人说,他好像不打算复出……”

    “不打算复出?”小眼睛沉吟良久,他的队友全都安静下来,等着他说下文,“嘿嘿,老年人就该提前休养嘛,未来还是我们这些新人的天下。那我就再去极光走一趟……”

    话音还未落,整个龙翔俱乐部顿时沸腾了起来。找滑冰鞋的找滑冰鞋,换衣服的换衣服,兵荒马乱中,小眼睛眼中又闪起了冷光。

    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上次在极光输给了李牧,那他这次就去极光将该赢的都赢回来。一想到他称霸极光滑冰场的画面,他整个人都变得轻飘飘的,似乎马上要飞向市级比赛的领奖台。但刚飞到半途,如同一盆冰水当头浇下,让他从头到脚凉了个通透。

    不单是他,整个龙翔的氛围也在瞬间降到了冰点以下,仿佛全员都成了冰雕。

    “李……李牧……”有人看着门口,哆哆嗦嗦的叫出了那个让龙翔所有人都十分熟悉的名字。

    李牧斜背着冰鞋袋,缓缓的从龙翔滑冰俱乐部的正门走进。室内光映在他的脸上,却让小眼睛感觉是从希腊神话中走出来的复仇神祇。

    “他……他来干什么?替极光向我们复仇吗?”有人胆怯了,手中的滑冰鞋“咣当”一声砸在了地上。

    “别乱讲!咱们还没动身呢!”嘴上强悍,小眼睛心里也打起了鼓。他刚才就不信李牧真的离开了极光,除非是极光老板犯了失心疯,不然不可能放掉李牧这种选手。而现在,则是李牧来对他们上次去极光的事还以颜色了。

    “你还没回家?那太好了。”李牧不管旁人,径直走向心中忐忑的小眼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