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李牧刚刚迈出的脚步,微微一顿,苏安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能够猜想出,他的脸上一定也露出一丝苦笑,“才华,我还哪里有什么才华?”

    “回归赛场就这么难吗?”苏安着李牧的背影,默默的说道。

    “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天才选手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李牧说完迈步就准备离开。

    “哎,你等等。”苏安实在是忍不住的说道。

    “还有什么事吗?”

    “你还是来我这里吧?你不是没有工作吗?就算你不复出,你来我这里做教练总可以吧,你也需要这工资生活的。”

    如果是以前的李牧,他一定会拒绝,然后头都不回的离开这里,可现在眼下的窘迫,必须要有个工作才能够解决,他不得不好好的考虑这个橄榄枝。

    苏安看到李牧的脚下有几分迟疑,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这样吧,我给你一段时间考虑一下,如果你想好了,你就在那里找我,我随时恭候你。”

    李牧没有回头,直接就离开了这里。

    “你这是怎么回事?你也不是第一天当运动员了,你自己看一看你今天的表现,臭的跟屎一样,你的节奏呢?你的乐感呢?你的情感呢?你要记住你是一个人,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你的舞伴是在和一个人跳舞,而不是一个僵尸。”

    李牧刚刚到,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极为暴躁的声音。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从里面传出来尹梦瑶包含愧疚夹杂着一丝哭腔的声音。

    “我们这里的运动员都是精英,像你这样的人物我们接纳不起,从今天开始,你离开这里给我滚蛋。”

    “教练,我还可以……”听到自己要被开除,尹梦瑶顿时有些慌乱。

    “打住,你不要跟我说,这不是我的决定,去上层的决定,你太让我们失望了。”王彪对声音没有任何感情,他不像是在驱赶一个人,反而像是在驱赶一个牲口。

    “你现在马上去更衣室收拾你的东西,在半个小时之内离开这里。”

    李牧本来想走进去,但是在门口稍微愣住了。

    看了眼天色,已经有些晚了,稍微的紧紧自己身上的衣服,微风徐徐刮过,带着一些冰凉,砸进了李牧的身体里。

    李牧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这个天有这样的温度,确实有些奇怪。

    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李牧不由得陷入了沉思,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出发点,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归宿,自己未来的归宿又是哪里呢?

    正在沉思的时候,尹梦瑶出来了,脸上还挂着几处泪痕。

    “你怎么在这里?”看到李牧在,尹梦瑶慌乱的抹干了自己脸上的眼泪,勉强的挂着一个微笑。

    “别装了,刚刚的话我都听到了,没关系的,你还小,偶尔出现一两次失误也没有关系,慢慢的调整好状态,你可以的。”

    可能知道自己安慰的话,起不了太大作用,李牧的声音越说越小,两个人站在马路旁,就那样默默的站立着,谁也没有说话,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