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尹梦瑶沉浸于训练中,那些重复过千百次的动作并未让她觉得乏味,反而让她心里充满了喜悦。在巨大的冰块上面,她完全忘记了时间的存在,直到将身体内仅余的力量全部挥洒,她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李牧还在场边,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惭愧的来到李牧面前,尹梦瑶下意识的接过拧开盖子的水杯,发现温度刚好合适。她微微诧异,因为这个杯子正是专属于她,而李牧,不管从任何角度来看,在宾可都是彻头彻脑的外人。

    “这得感谢莹莹。”

    李牧说出了其中的秘密。在听到尹梦瑶队友在背后对尹梦瑶的诽议后,他心中对这个身材娇小,滑冰时体内仿佛藏着火山的女孩产生了同情。于是他向宾可俱乐部的前台胡莹莹打听了尹梦瑶的一些小习惯。其中之一便是每次训练后,她都只会用自己专属的杯子喝一杯温水。认定李牧有负于尹梦瑶的胡莹莹,在李牧做出这等明显有讨好倾向的举动时,更确定这是一种心虚的表现,于是她毫不犹豫的就将尹梦瑶的杯子指给了李牧。

    尹梦瑶自然不知道这中间的曲折,并且产生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误会,她向远处的胡莹莹举着杯子致以谢意,而胡莹莹则认为这是尹梦瑶在感谢自己将李牧强留下来,所以她盯着李牧的目光更加警惕。

    “真不巧,今天因为滑冰鞋的事惹怒了教练,所以还得麻烦你再等我一会儿。”

    尹梦瑶喝完水,将气歇匀后,再次歉然的对李牧说。如果换做以往,她肯定马上会将上次饭盒的钱付给李牧。但今天不行,她现在连离开冰面的勇气都没有,更别提走向更衣室拿她的钱包了。

    “已经结束了。”

    看到已经筋疲力尽的女孩还想继续,怜惜对方的李牧不由自主的抓住了她那因冰场里的低温而冰冷的右手。冰凉和温暖瞬间彼此消融,感受到不同温度的两人同时一怔,两只手很快便触电般分开。

    “已经结束了。”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李牧又重复了一遍才告诉尹梦瑶:“你的教练已经走了,所以请停下来吧。”

    从办公室出来的王彪,只在场边阴沉着脸站了片刻,便向其他队员宣布今天的训练结束,将女孩独自留在冰面上,从正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已经走了?”尹梦瑶呢喃的重复着。

    她并未怀疑,对王彪的性格没有人比她更熟悉。内疚很快填满了她的心房,看来今天她仍然没能让王彪感到满意。

    李牧听出女孩语气中的不安后,仿佛瞬间便理解了她的心情。“并非你想的那样,看得出他对你挺满意的。而且,你也的确表现得不错。”

    “你也懂花滑吗?”在短暂的沮丧后,已经习惯于此的尹梦瑶在冰刀上装好保护套,正要走到场边的椅子上休息,突然想起什么,回头惊愕的打量着李牧:“对了,上次我就觉得你很面熟,现在看来更加相似……啊,不对,你……你就是李牧!”

    果然还是被认了出来。李牧也并不是非要隐姓埋名,尤其当他意识到表明自己的身份更能帮助到尹梦瑶时,他毫不犹豫的便承认了,“所以,你不用怀疑我刚才说的话是没有理由的奉承了。”

    在得知对方的确是那个曾经的国家队成员李牧后,尹梦瑶反倒冷静了下来,她靠在椅背上轻叹:“不用刻意安慰我啦。我知道自己的水平和国家队比起来还差得很远。”

    李牧有些吃惊,听尹梦瑶的口气,她的目标竟是国家队!

    “你也感觉不可思议吧?”虽然李牧并未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