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时间慢慢过着,李牧还是一如既往的上班下班,中途有几次想去医院看望母亲,都被老李拦了下来。

    “我好不容易把她哄住,你就别去惹她不开心了。”

    老李说着连连叹气。他越来越看不懂李牧在想什么了,这几天他明显感觉李牧的心事又多了几分,可不管他怎么问,李牧都岔开话题,最后只好作罢。

    其实李牧过得还算顺利,班上的小孩对他日益服帖,家长们明里暗里对他都赞赏有加,这点着实让洪卫国大跌眼镜。

    这天,李牧教完课,惯例来到队员训练的场地,偶尔出声指点几句。

    在李牧看来,除了韩风和杜楠之间还是不够默契外,发展态势不错,要拿几个奖应该没问题。

    得到李牧的保证,队员们喜出望外,纷纷吵着晚上出去聚餐提前庆功。只韩风和杜楠两人黑着脸,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李牧和洪卫国交流了眼神,都觉得应该找两人好好谈谈。

    正闹嚷间,郝馨跑来将李牧叫了过去,说是张秋找他。听到这个消息,气氛顿时一滞,大家都默默的回到冰场继续练习。

    刚才在一旁的韩风滑过来,吵着要见张秋:“他找李哥又是什么事?要再这样欺负李哥,我可不答应了!”

    “好好练你的吧。”李牧点了点他的胸口,“男生要多体贴女生,双人滑更多的是心意相通,你可别让人小姑娘失望。”

    韩风被说得脸色通红,回头看了看杜楠,嗫嚅着嘴唇欲言又止。

    “好了,有话别对我说,对别人说去。”李牧见郝馨催得急,也不好在磨蹭,说完后便跟着郝馨向办公室走去。

    “李哥,最近张秋怎么老是找你?”郝馨小声问李牧。

    李牧心里也在犯嘀咕,如果说上次因为和苏安接触,让张秋误会自己会离开俱乐部,那这几天他小心谨慎,和陌生人都没多说一句话,张秋怎么又找上自己了?

    “可能是问我课程的事吧。”有些事李牧不好对别人说,便随便敷衍了过去。

    “你心里可得有点谱。”快到办公室时,郝馨又提醒李牧,“张秋那个家伙吃人都不带吐骨头的,你可别太顺着他。”

    “知道啦。说多了会显得很大妈哦。”李牧小小的开了个玩笑,郝馨嗔怒的看了他一眼,甩着手走了。

    李牧一进办公室,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上次的事后,他对张秋已经完全没了好感,现在留在这里,全是因为家里的情况让他无法脱身。

    张秋就好似看不出李牧流露出的厌恶,挂着笑迎了上来。

    李牧皱着眉,身子稍微侧开,问:“我连带班的事都答应你了,你还有什么要求。”他深刻的感受到了张秋的反复无常,要是换做一年前他早就摔门出去了。

    “没事没事,就是给你道个歉。我不该拿你母亲的事威胁你。”张秋说得诚恳,好像真心悔过,还转身亲自给李牧倒了杯水。

    李牧没接,抱着手站着。张秋有点尴尬的将杯子放在一边,又堆起笑说:“听孩子的家长说你教得不错,我决定给你把工资涨上去。你看多少合适?”

    李牧心中一动,他现在是真的缺钱。从老李带回来的消息来看,何春花的观察期结束后肯定得动手术,这一旦上了手术台,多少钱都不嫌多。

    但李牧也知道,张秋肯定没这么好心,所以他依旧冷冷的说道:“张总,有话就直说吧。”

    张秋打了个哈哈,嘴里说着没啥,脸色却严肃了起来:“最近有个孩子要报我们俱乐部,你看……”

    李牧从鼻子里笑了一声,“张总,该不会招生的事也要我负责了吧?”

    “不是不是。”张秋摇着手解释,“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