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李牧从办公室出来后,郝馨和其余心中有鬼的成员立刻围了上来,他们没注意到李牧脸色不好,七嘴八舌的向他打听谈话内容。

    李牧闭着嘴一声不吭,随后走出的张秋狠狠咳嗽,让场馆安静了下来。

    “从今天起,俱乐部开始备战市里举办的比赛。”

    张秋的话让俱乐部的花滑队员心中一凛,有人已经偷偷的看向李牧。在他们眼中,作为前国家队选手,李牧就算备受质疑,在市里也算得上好手,难怪张秋刚才会找他单独谈话,这次大赛,李牧肯定会作为极光俱乐部的头号选手。

    郝馨心中大石落地,既然是找李牧商量参赛的事,那和她的关系就不大了。正想着怎么借参赛的由头敲诈李牧一顿,张秋接下来的话就让她有点摸不着头脑。

    “这次大赛,俱乐部当然会派出最强的队伍,韩风、杜楠……”张秋一个个的点着名字,“你们几个从今天起专心训练,到时候别丢了我们极光的脸。”

    叫到名字的人都是面露喜色,花样滑冰的关注度不高,往往要到国际大赛才算得上出名。市级比赛虽然图个热闹,但如果表现得好,进入省队,甚或是进入国家队都有许多便利。

    年轻人脸上洋溢的兴奋和李牧脸上的沉郁形成了鲜明对比,郝馨觉得有点心痛,问张秋:“张总,你是不是忘了一个人?”

    兴奋的人群慢慢安静下来,他们这才注意到李牧竟然不在名单之中!

    “对啊张总。”小李牧两岁的韩风心直口快,跟着问张秋,“你是不是说漏了李哥的名字?咱们俱乐部要说有夺冠实力的,那还得是李哥。”

    其他人反应过来后也纷纷附和。李牧在俱乐部人缘不错,除了每天最后一个离开外,他在俱乐部内部训练时,常常给出十分中肯的意见,每个人都获益颇多,大家心里对他很是感激。

    队员无法理解,教练团队更是困惑,作为主教练之一的洪卫国从兜里掏出一张纸,仔细看了后质疑:“张总,我们提交的名单中李牧可是排第一位的,你不会没看到吧?”

    俱乐部上上下下都认为,这次市级大赛对李牧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只要他在市里夺冠,那些批评的声音自然也就小了,国家队说不定还会重新对李牧敞开大门。

    “李牧不参加这次比赛,因为他有更重要的工作。老洪,你和李牧交接一下,把现在带的班暂时转到李牧的手上,然后全权负责此次大赛的训练准备。”张秋安排完,又补充了一句:“这次大赛我不强求,名额就这么几个,谁要是不想参赛,趁早提出来,队里也不是没人能替。”

    队员中不平的声音消失了,韩风嘴唇蠕动,好像还有所不满,被身边的杜楠拉了一把,最后也闭上了嘴。

    张秋的话已经很明显了,谁要帮李牧说话,就会在名单中被除名。替人打抱不平是一回事,但要因此断送自己的前程,很多人还没那种勇气。

    “什么?”只有洪卫国非常惊讶,不过也不是反对张秋对名单的更改,“张总,我手下那批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的家长哪一个是省油的灯?平时没事都能鸡蛋里挑骨头,你让李牧去,那能行吗?”

    不是洪卫国不相信李牧的水平,只是这为人师表可不单要技术过硬,还得有耐心,特别是受委屈的准备。现在的孩子哪个不是家长手里的宝贝?在职业运动员看来磕磕绊绊的常事,在家长眼里就成了教练心太狠不敬业。

    尤其很多家长根本没打算让孩子走花样滑冰的道路,只是让孩子多个课外兴趣而已。李牧虽然外表随和,但俱乐部谁看不出他身上的孤傲?所以洪卫国不认为他受得了这些闲气。

    “老杜,咱俩到底是谁说了算?我的决定你都不满意是吧?要不你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