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市级花样滑冰比赛还在紧张激烈地进行着,天气慢慢转冷,多雨的季节让天空都充满了压抑的气息。

    明天就是尹梦瑶和袁志杰的双人滑,两个人在最后一天再次练习。

    冰面上冰岛划过的痕迹横纵交错,冰面上只有尹梦瑶和袁志杰两个人,王彪负手在身后,手中拿了一支圆珠笔和一个本子,不过笔尖没有弹出来,本子也没有打开。

    自从上次尹梦瑶知道了李牧再也不可能上滑冰场了,她心理总是觉得堵得慌。李牧变成现在这样,除了之前的旧伤,那是不是也有她的原因呢?

    上次她许诺了李牧,说是以后的比赛都替李牧去滑,但是她又有什么资格替他滑呢?说不定就连这次的市级比赛都过不去。

    音乐轻缓的如同鹅毛,两人在冰面上舞动着已经练了若干遍的动作。

    正当尹梦瑶心里思绪万千的时候,袁志杰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的走神,忽然引着她的手,两人瞬间隔开了很大距离。

    尹梦瑶一愣,这不是原定的动作啊?

    而就在下一秒,袁志杰猛地将尹梦瑶拉近,一手手臂高高抬起,另一手放在她的腰侧,微微用力,要做下一个托举的动作。

    这个动作才是原定的动作,但这么一变动,尹梦瑶还没缓过神来做好准备,身体本能地缩了一下,就是这么缩的一下,脚下却突然滑开,在冰面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啊!”

    “小心!”袁志杰也没想到她会出现脚滑这种低级错误,反应过来,立刻去扶了她一把。

    胡莹莹早就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也两步并做三步走过来,跟着扶起尹梦瑶,“哇,你没事吧?”

    尹梦瑶摇了摇头,刚想说没事,王彪就严厉地喊道:“尹梦瑶你是怎么回事,这么低级的错误也会犯?你自己说这首曲子练了多少遍了?明天就比赛了,你竟然还是这种状态?我该教的都教了,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呢?”

    一边的袁志杰嗤笑了一声,开始阴阳怪气地讽刺:“某人现在的心思可不在宾可这里了,没准是故意让宾可输了的呢,那个叫什么,卧底?”

    胡莹莹瞪大了眼睛,“我去,这种话你也能说得出口,你……”

    尹梦瑶抿了抿唇,打断胡莹莹道:“刚才我没反应过来,确实是我的错,下次我会注意的,明天比赛我一定会全身心投入到曲子中,不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了。”

    “下次?还有下次么?我知道,你不就是向着凛风有钱去的么,我也听说过凛风那个老板,苏安嘛,有先天性心脏病的那个,那种教练你也认得下,哦,我知道了,你这种水平,估计也只能找这种教练带你了。”

    话毕,王彪和袁志杰都哈哈大笑了起来,旁边几个看热闹的队员也都带着嘲讽的目光看着尹梦瑶,只有胡莹莹和尹梦瑶站在一起,满脸愤恨地看着众人。

    “你们简直欺人太甚!”胡莹莹刚要上前跟他理论,却被旁边的尹梦瑶一把拦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