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李牧回家,便直接向老李家转达了老妈的意思后,他显得有点失望,觉得自己对于妻子的病情,除了一日三餐细心照料,却也实在是帮不上什么忙。

    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问:“你妈还给你说什么了?”

    “说她爱你。你就想等这句话吧?”李牧坏笑着跑回卧室,躲过了老李的怒骂。

    这晚李牧睡得不踏实,重上冰场的感觉以及苏安的话一直在他脑海中纠缠,当他顶着黑眼圈赶到俱乐部时,已经在迟到的边缘。

    早上的工作并不忙,主要是俱乐部各种培训班的课程,李牧对这些兴趣不大,在俱乐部地位特殊的他,通常只需要准时露面,然后坐在一旁休息便可。作为每天留在最后的人,俱乐部的成员也都默认他享受这种待遇。

    不过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李牧刚换好衣服出来,收银员郝馨就神经兮兮的把他拉到一旁:“李哥,昨天下午没发生什么事吧?”

    其实郝馨比李牧还大几岁,只不过她不服老,逮着俱乐部的人不是叫哥就是叫姐。

    被这样的人冷不丁问起夜生活,李牧还真有点不习惯。他立刻面露警惕,抱着胸靠墙站着。

    郝馨噗嗤笑出了声:“我给你说正事呢!你注意点,张秋今天的脸色可不太好,到了公司他就翻着昨天的监控看……”

    张秋是极光俱乐部的老板,他不常在俱乐部露面,对员工谈不上严苛,有时还给人一种随和的感觉,但就算郝馨这种老员工也常常抱怨摸不透张秋的心思。

    所以也难怪她会紧张,张秋对俱乐部员工平时的表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既然查起了监控,说明肯定有事飘进了张秋的耳朵。

    “放心吧。”李牧本来想吓唬郝馨,但看她惴惴不安的样子,便安慰她,“俱乐部又不是银行,难不成还有人来偷冰块吗?”

    “真的吗?”郝馨还是显得有点不放心,“李哥,要是张秋找你谈话,问起早退的事,你可得……”

    “你有早退吗?你是站在监控看不到的地方擦冰鞋而已。”

    “李哥,给力。回头请你吃饭。”郝馨锤着李牧胸口,看样子还要抓着李牧亲一口。

    李牧赶紧把她推开,被俱乐部公认大咧咧的郝馨亲一口并不奇怪,李牧只是觉得自己受不起。他觉得郝馨有点紧张过头,员工早退张秋又不是不知道,大清早跑来看监控,估计就是做个敲山震虎的样子,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不偶尔敲打敲打,像郝馨这类人还不得飞到天上去?

    没想到这次张秋好像动真格的了。

    不一会儿,他便让人叫李牧单独去他的办公室。昨晚早退的人包括郝馨在内,都停下手头的工作,可怜巴巴的看着李牧。

    没想到自己无意间承担了如此大的重任,李牧回头轻松的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请坐。”张秋是个纯粹的商人,四十来岁了依然很注重外表,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坐在老板椅上示意李牧坐在他对面。

    李牧对张秋还是存在着感激的,当初从国家队退下来时,是张秋亲自找到他,给了他现在这份工作。这期间一来因为李牧没怎么犯错,二来张秋对他也单独对待,所以并未产生冲突。在私下,李牧时常还会帮张秋说几句好话。

    “俱乐部的工作还适应吧?”张秋在李牧坐好后问。

    李牧摸不透张秋的意思,便把俱乐部上上下下夸了一遍。

    也不完全是奉承,在李牧看来,俱乐部除了滑冰队伍建设外,其他方面挑不出毛病。而俱乐部队伍建设方面,不属于他管,他也没兴趣。

    张秋点了点头,也不知是对李牧的回答很满意还是对俱乐部很满意,然后他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