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作为从小就开始接触花样滑冰的选手,对苏安说的花滑现状的两个弊端,尹梦瑶深有同感。

    她见过太多的人因为家庭情况,不得不黯然中断练习,也听过太多非一线滑冰选手,在退役后因为没有其他的技能,过着苦不堪言的日子。

    但这两个弊端,她看见了,相信别人也看得见。可为什么迟迟没有改观?不就是因为要彻底进行改革,将会面临无法想象的困难,不管谁最先尝试,迎接而来的,不仅是改革的失败,甚至可能是名誉的身败名裂。

    再看看苏安,尽管他眼神坚定,这份成熟之下,却依旧藏着来不及褪尽的青涩和稚嫩,面对这样一种必须声势浩荡的变革,他那瘦弱的肩膀能够承担得起吗?

    苏安突然痛苦了起来,他捏紧拳头,狠狠的在桌上砸着,“我好恨,如果我能早一点启动这个项目,也许他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咚咚咚”的声音,一下一下的也不停的砸在尹梦瑶的心中。

    当知道李牧身上有伤的时候,他从国家队退下来的原因也浮出了水面。唯成绩论的国家队,不可能白白的养着几年都无法上场的李牧,但因为怕遭受舆论的口诛笔伐,所以李牧手上的事他们断然不可能公布,于是给外界留下的印象,便成了李牧因为实力不济而被国家队开除。

    而最明白其中缘由的李牧,又从没在公众面前为自己做过辩解,这种论调便被坐实了。

    如果李牧是职业俱乐部的选手,他签下的是更具有保障的商业合同,那么,他的命运将会……

    心里涌出的悲伤让尹梦瑶无法继续想象,她咬了咬嘴唇,不让眼角的泪水流出来。

    “我可以帮你吗?我还是不太懂你的计划,可我知道,要完成这种尝试,你需要更多的同伴。”

    “谢谢,不过这是我的战争。”苏安这次没有像刚才那样妥协,“你有自己的战场,如果在那里失败了,辜负的,是李牧的牺牲。所以,下次别再冲动了。”

    “啊,你就饶了我吧。”尹梦瑶抱着脑袋,离开宾可后她就清醒了,袁志杰做得的确过分,但她也似乎不该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刺伤他的面子,“如果他不提李牧,事情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苏安笑了:“我并没有责怪你,而是让你忘了今天的事。毕竟是双人项目,有些锋芒还是藏起来为好。最终的成绩才是反击的最好方式。”

    “知道啦!”尹梦瑶突然也想找借口开溜,“对了,萧延津已经开始训练了吗?你觉得他的水平怎么样?”

    说到俱乐部的选手,苏安果然认真了起来,“他的天赋不错,可惜在龙翔耽搁了一段时间。现在只能盼胡坤人性化的训练,能让他尽快将一些不好的习惯纠正过来了。”

    “人性化的训练?”

    “当然,现代化的职业俱乐部,肯定会在训练上引入最先进的理念,老派的打骂是我们俱乐部最反感的。”苏安看了看手表,“他们的训练开始了,要不咱们去看看?”

    年轻人对“先进的理念”这个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