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和国家在大赛中的成绩相反的是,花滑的普及性并不高。为了吸引更多的消费者来维持俱乐部运转,各家俱乐部的竞争可以用白热化来形容。

    极光近来以李牧为噱头,几乎天天爆满,就隔一个街区的龙翔自然眼红。这批人这个点来,很难说不是故意找茬。

    “看好了!”

    冰场清空后,小眼睛留在场上。他要率先表演,让李牧知难而退。在他看来,花样滑冰就是几段滑行,几个旋转,几个跳跃,几个转体,和他平时在俱乐部里做的一模一样,凭什么李牧这种人就能进国家队,而他就不行?

    小眼睛想到这里,带着愤怒在场上滑了起来。

    他的双腿非常有力,做起动作来结结实实,变式后的单足滑行动作,更是如同教科书般标准。内刃向后,滑行腿的膝盖深深弯曲,另一只腿向侧伸直,一只手浮在冰面,滑行出弧形的轨迹。

    虽然在结束时的后外点冰跳摔倒,但并不算什么重大失误。

    一套动作还算流利顺畅,小眼睛下场额头还带着汗。龙翔的人自然纷纷鼓掌,李牧也不免叫了声好。

    看台上的人撇嘴摇头,想去洗眼睛。花滑应该是优雅的美好的,带着愤怒的动作,单拿出来各个标准,整体下来却毫无情感,像是设定好的机器,却少了润滑的油,僵硬又死板。

    也正因为如此,动作之间的衔接更是一塌糊涂,很多时候都是为了做下一个动作而不得不强硬衔接。观赏性和节奏感丝毫没有,就像看着一坨被绳子掉在空中旋转的水泥块。

    看来勤的确能补拙,但唯有真正的天才方能配得上最终的荣耀。

    李牧的上场也没能让他重燃兴趣,刚才他的两周滑行,的确显出了一点可以称作为优美的东西,可是太少了。花样滑冰包含的东西太多,那一点点怎配得上通往殿堂的道路?

    但李牧的第一个动作,就让他安心的留了下来。

    只是一个普通的举手,在没有音乐的场馆中,看台上的人却仿佛听到了钢琴的琤琮。他决定继续看下去了,哪怕再次收获失望。

    李牧收臂旋回,如穿云的燕雀般在冰上飞掠。无声中,却仿佛能听到暴风雨将来的暗雷。

    李牧在冰上旋转,如层层乌云中找寻不到出口,看得人为之揪心。而当他跳跃时,压抑到极点的心也不由的跟着起飞,仿佛要随着李牧在危险中搏击,想随着他的动作而不屈的鸣叫。

    贝尔曼姿势的提刀燕式,未能让他撞破围阻,于是李牧安静下来,似在沉思。他错综的步伐看得人眼花缭乱,让人禁不住想为他鼓掌加油,为他的再次冲击蓄满能量。

    他以Cantilever动作开始重新反击,在大一字的基础上,膝盖深深弯曲,身体后仰后背与冰面平行。不甘的灵魂仿佛劈开云层的闪电,终于让人看到了一丝光明。只要再多一点,就能看到耀眼的光。

    看台上的人喉咙嘶哑,视线模糊。那个在冰上旋转的身影仿佛变成了他自己,他的心脏也随其狂跳,仿佛下一刻就要炸裂。

    但李牧的抗击已经到了弓弩之末,他终还是未能在云中穿出。他的腿伤并未痊愈,每个腿部的动作都有些拖泥带水,拉低了他整体的水平。那最后一点冲破云雾的loop后外结环,需要起跳后,左前右后双腿相交。因为在起跳的瞬间左腿与冰虚接触,右腿外刃起跳,逆时针转体。他尝试一番无果后,以一周半阿克谢尔跳结尾。

    李牧不堪重负,归于平静时,空气中似乎响起了悠远的悲歌。

    当李牧完全停下来时,看台上的人激动万分,但也带着些许气愤。他攥紧拳头,指甲刺破掌心,因为他突然的放弃,而痛得撕心裂肺却悄无声息。

    李牧滑到场边时,龙翔的人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他们双手在身前蠢蠢欲动,想鼓掌却又不敢,只得目光转向一旁的小眼睛。

    “啊,很久没滑了。”李牧刚才太专注,以至于忘了自己都做了什么。

    “开场的连续三个三周连跳……”小眼睛有点说不出话,他还沉浸在李牧刚才的表演中。没有音符,却胜似他听过的所有曲子。他感动于前期的不屈,也痛惜于最终的不争。

    “哈,侥幸。”李牧实际暗中也捏了把汗,他没想到自己真的做出来了,虽然并不完美,但好在并未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大赛中为了避免跳空,很少做那种动作的。

    掌声终于还是响了起来,小眼睛抿着嘴,用力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