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虽然不是正式的比赛,虽然只是几个简单的滑行动作,但在速度和灵活性上,尹梦瑶无疑是占据了上风。而且,这还是在男性占据体能和力量优势的情况下!

    当尹梦瑶的冰鞋从冰上离开,落在木地板上时,整个宾可俱乐部内,安静得几乎能听见她的脚步声!

    袁志杰更是呆若木鸡。他的骄傲来自于技术在俱乐部内,对其他选手的绝对优势。这种优势,让他不管是在男单,或者双人滑项目中,都是俱乐部不得不依赖的核心。

    也是因为如此,他确信急于取得成绩的尹梦瑶不敢违背他的意愿,才敢放肆的践踏尹梦瑶的尊严。

    可现在,他好像……在实力上,输给了近来一直按部就班训练的尹梦瑶!

    不可能!看到胡莹莹扑进尹梦瑶的怀中,以及队友们不可置信的表情,袁志杰不承认这个事实,他认为刚才是他并没有用认真对待的原因!

    “哟,没想到你长进了不少嘛。”袁志杰面不改色,他必须让其他人也产生相同的看法,“和那个废物待久了,果然变得滑头了起来。但几个花哨的滑行动作能代表什么?别忘了,今天的跳跃你可一个都没完成,难道你想转冰舞了?”

    花样滑冰包含男女单人滑、双人滑、冰舞以及列队滑。除列队滑外,其他几项的难度从高到低分别是单人滑、双人滑以及不包含跳跃和托举的冰舞,这三个项目的选手间虽然没有鄙视链,但通常情况下,是很多选手在单人滑项目上无法取得成绩,便开始向双人滑项目转,而冰舞,是最末的考虑。

    听到袁志杰这样贬低尹梦瑶,沉不住气的胡莹莹当即想要破口大骂,尹梦瑶用食指向她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袁志杰,今天的跳跃我的确不在状态,可是你也别忘了,出现几次重大失误的,是你。”出人意料的,以往在袁志杰面前忍气吞声的尹梦瑶,选择了亲自回应,“而你口中的那个废物,就算忍受着常人不能忍的痛苦,也不会在这些动作上面出现错误。你说他是废物,那么,你又是什么?”

    尹梦瑶说完,冷冷的看着袁志杰,一往无前的眼神,竟让袁志杰下意识的往后面退了一步。

    这还是尹梦瑶吗?其他选手也暗暗的吸了口凉气。坚强,勇敢,以及让人刮目相看的技术,他们竟然感到了一种自愧形秽。

    “什么废物?”在办公室里发现异常后,王彪走出来就是一通咆哮,“看看时间,在看看你们的训练情况,这是让你们闲聊的时候吗?今天的训练都给我加倍!袁志杰,你耽搁的时间最多,作为老队员,就得有老队员的觉悟,今天你必须给我留到最后!”

    袁志杰冷哼一声,但也没敢多说。

    王彪也不理他的情绪,瞪着眼从其他队员脸上一个个看过去,吓得他们纷纷跳上冰场,卖力的训练了起来。

    尹梦瑶也要重回冰上时,王彪突然开口,“你今天的情绪有点不对,就早点回去休息吧。”

    王彪说完便又回到办公室,将门重重的摔上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