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目录 下一页


    李牧靠在极光俱乐部内灯光最黯淡的角落,年轻的脸庞因阴影而显得模糊。

    俱乐部中央的冰场上热闹非凡,熙攘人群的欢声笑语充斥着每个角落,淹没了悬挂于最上方的电视声音。

    不过这不重要,重复了无数遍的节目,他连主持人的台词都记得十分清楚:“……欢迎大家收看'传奇'节目,我是主持人英东,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位传奇人物,正是叱咤冰场多年,却因一场比赛而消失匿迹的……”

    叽里呱啦,嘚嘚叭叭,这个节目喋喋不休的八卦着,各式各样所谓的名人,讨论他们的家庭,猜测他们的感情,所有能被别人当作茶余饭后谈资的事情,他们统统都不放过……就像这个夏天最讨厌的苍蝇,嗡嗡嗡的吵得人心烦意乱。

    唯一的好处就是,当节目又连续播放了三遍后,冰场的人也散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李牧只需要叫来清洁人员打扫,就可以准时下班。

    但凡事总有例外,今天在冰场上就有个胖小孩留到了最后。那孩子撅着屁股,笨拙的在冰面滑行着,不断的跌倒爬起,看得让人替他心疼。

    “嘿小子,计时快结束了,你也该老老实实回家写作业了。”李牧不忍心看,催他。

    胖小孩又一次摔倒,干脆坐在地上,看着手腕的表:“还没到闭馆时间呢!”

    稚气的声音偏要装老成,李牧走到场边,看到他手心磨破了皮往外浸着血,他倒也并不在意:“的确还没闭馆,不过你的计时费到了。今天怎么没看你妈来陪你?”

    “现在应该正在家里跟我老爸吵架吧,要不我也不会偷跑出来滑冰,我让她到点再过来。”胖小孩站起来要继续,动作略显灵敏。这次他终于看清了躲在暗处李牧的脸,先是一愣,微张着嘴巴,似乎是在思考,“啊……是你!你是李牧!哎哟……”他兴奋地过了头,脚下便晃了,就又摔倒了。

    “你认错人了。”李牧揉着额头,看到入口处有个女人偷偷往馆里看着的身影。

    “不会错的!那上面有你的照片。”胖小孩仰头指了指屏幕,十分肯定。

    李牧挑了挑眉毛,“是我的双胞胎哥哥啦。”

    “哦。”小孩子就是天真,胖小孩完全相信了他的话,点了头继续说道:“我看过你弟弟的比赛,你有这样的弟弟感到很自豪吧,未来我也要成为这样的花滑高手……哎哟……”说完,便又再次站起,这次滑出去了一段,却还是因为重心不稳摔倒了。

    入口那女人紧张的捏着手,但却没有进来。

    李牧没来由的心软,摘下刀刃保护套,走进了场中。

    “成为高手之前,先同情同情你的屁股吧。”李牧将胖小孩拉起来,想让他从正确的跌倒爬起姿势学起,最后还是改变了策略,示意他学自己的动作,“双脚外八,双手略微摆动,找到属于自己的平衡感。”

    “这样不行,你弟弟不是这么滑的。”胖小孩抱着手不动,却格外挑剔。

    李牧想敲敲他的脑袋,但还是忍住了,好脾气地继续说道:“我弟弟可没你这么多要求哦。待会你后妈来了,你是要她看你继续摔跤,还是看点别的什么?”

    胖小孩嘟着嘴,虽然脸上还带着些不情愿的表情,但他还是听话的将自己的重心慢慢调整,做出了李牧所要求的动作,嘴巴还埋怨道::“我们05后,和大叔果然有代沟。”

    “嘿,你该叫我哥哥。”李牧揉了揉他自然卷的头发,笑着提醒道。

    “赶紧滑吧,唠叨大叔。”胖小孩反而向一旁躲了躲,催促起来。

    李牧微笑,脚下轻轻用力,缓慢的在冰上划过。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复苏,每个细胞都在不停的叫嚣,那些在心脏汇流的血液又沸腾跳跃了起来。

    看台上也有人百无聊赖的藏在阴影中,此刻却坐直了身体,死死的看着李牧。

    当李牧滑到第二圈的时候,眼中只剩下冰面的雪白。他的身体已经完全苏醒,不安分的细胞随着皮肤下的血管遍布了全身,他感到自己就像飞行在空中的鸟般轻盈,像水中游的鱼般自由。

    “再来一次,再来一次。”无数的声音在他耳中喊着,让他忍不住想旋转,忍不住想跳跃。但最后,右脚踝迅速蔓延的疼痛,让这些声音戛然而止。李牧也在冰上陡然停住,回过神来。

    没看到期盼的动作,让看台上的人有些失望,轻摇着头重新归于慵懒。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