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袁志杰走后,久久没人开口,最后还是胡莹莹打破了沉默。

    “这个袁志杰,他以为他是谁啊!梦瑶,咱们回去找王教练,我就不信,王教练还能由得他嚣张?”

    尹梦瑶摇头。在王彪眼中,实力代表一切。袁志杰消极对待训练,王彪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比赛日近,才敲山震虎的将袁志杰逼回来。如果李牧答应复出还好,现在宾可俱乐部无人可换,如果闹起来,只能落得两败俱伤,让人看笑话的结局。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算了?”胡莹莹气得干瞪眼。

    尹梦瑶还是只能摇头,她看向李牧,从表情上看不出悲喜,“对不起,这次连累你也……”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李牧强撑着站起来,但右脚的刺痛让他身子晃了一下,小眼睛赶紧上前将他扶住,“其实,你的实力本不用受这种气。是我不好,我这只脚……”

    李牧叹了口气,接着道:“我这只脚是旧伤,我之所以不敢和你搭档,也是担心这只脚在关键时候旧伤复发。”

    尹梦瑶吃了一惊,心里突然想到一件事,有些惊讶的问:“那么,你从国家队退役……”

    李牧苦笑着点了点头。他从国家队退役,大半的原因,也是因为这只脚。

    尹梦瑶不再说话,她看得出李牧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花样滑冰的所有动作,都是以双脚步伐为基础,如果脚伤无法治愈,基本可以宣告职业生涯的终结。而李牧带着伤腿,和她练习了这么久,并帮她取得了不小的进步,愈发的让她感动。

    “以后,恐怕不能陪你练习了。不过只要你集中注意力,这个项目如果不能成功,责任并不在你。回击质疑的最好方法,就是用实力说话。我想,袁志杰也只是在气头上,你的进步,一定可以让他闭嘴。”

    明明右脚已经痛得不能点地,李牧的表情依旧淡淡的,反倒在安慰尹梦瑶。

    尹梦瑶看着李牧的伤脚,歉然与担忧中,想要说点什么,李牧已经板起了脸:“如果你真的关心我,就马上回去,和袁志杰好好的练习,然后在比赛中用最佳的状态完成这个项目。记住,它现在不仅寄托了你的梦想,也倾注了我的心血,你想让我最后一个愿望都无法实现吗?”

    尹梦瑶呆呆的看着李牧,回忆着这几天的点点滴滴,两人的身影交错,两人的掌心相扣,两人在冰上留下的道道痕迹,突然咬咬牙,向李牧狠狠的鞠了个躬,提起冰鞋袋,头也不回的向龙翔俱乐部门外大步走去。

    她没有选择,不管袁志杰今天说了什么,她都必须忍着屈辱,将这个倾注了李牧心血的项目完成。

    “尹梦瑶……”在尹梦瑶的背影马上就将在门口消失时,李牧突然叫了一声。尹梦瑶回头,远远的看着他,眼中泛着点点泪光。

    “到你比赛那天,我会去看的。”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李牧舔舔嘴唇,许下了一个他自己都没想明白的诺言,“到时候,我会给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