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露雨明,准备的怎么样了?”

    “冷教练?”露雨明正在发着牢骚,猛然回头发现教练在身后,不由得吓了一跳。

    “我在问你话呢,准备的怎么样了?”冷睿穿着白色的外套,白色的裤子衬托出他修长的身形。

    “教练,我已经准备好了,我感觉到我随时都可以比赛!”

    冷睿点了点头,从背包里面拿出一张纸,拿出一个笔在写着什么。

    “过段时间就是咱们俱乐部的考核了,你可要注意了,如果你再犯上次的毛病,你就要降级了。”

    说完,冷睿转身离开了。

    陆玉明看着教练转身离开的背影,暗中不停的在咬牙,他总感觉俱乐部好像有些变化,因为那个女人的到来,俱乐部的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

    “明姐姐没事吧?”

    旁边的两个运动员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没事。”露雨明转过身来,看着场中央正在欢呼的尹梦瑶,眼神微微的眯了起来。

    “我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

    中午休息的时候,李牧一个人坐在餐厅里,正在吃饭,一份羊杂面,上面只是漂着几个油花,两个肉肉的羊肉和一些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的羊下水,上面漂了两个葱花和一个香菜叶。

    拿着筷子,傻傻的愣在那里,李牧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过上这样的生活。

    在一个看起来有些脏的地摊上在一张特别油腻的桌子前吃着一碗只有五块钱基本上没有什么味道的羊杂面。

    拿过来一双方便筷子,上面还站着几下灰尘,李牧也不在意,轻轻地把灰尘擦去,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明天你是否还会想起...”

    吃了一半熟悉的音乐响了起来,李牧连忙掏出手机。

    “儿子,你妈出事了!”

    父亲的电话让李牧如同五雷轰顶,他连忙站起身来,把五块钱按在桌子上,急急忙忙的跑向医院,“怎么了?我妈出什么事儿了?”

    “我……”电话里头的声音稍微有一点模糊和支支吾吾,“我也说不清楚,你来问医生吧。”

    李牧皱着眉头,心中不停的设想着最坏的结果,脚下没有任何的停留,一路狂奔来到了医院,来到医院才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不打车来呢?

    这恐怕就是传说中的关心则乱吧。

    急急忙忙来到自己母亲的病房,却发现自己的母亲什么事都没有,靠在病床之上,正在吃着苹果,一个鲜红的苹果一口又咬了下去,汁水都飞了出来,咔哧咔哧的样子,精神倒是好得很。

    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李牧一脸懵的看着面前这一切,“妈你不是出事了吗?”

    “没有啊?”看着自己母亲脸上茫然无措的表情,李牧有些懂了。

    “哦没事了妈,你先休息,我出去一趟。”

    这个时候俱乐部打来电话问李牧怎么还没有上班,李牧简单的说了一下,俱乐部那头,苏安沉默了一下,“如果缺钱的话,尽管和我这边说。”

    李牧前行的脚步突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