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过去的那些年当中,他为了整个族群的发展付出了那么多,要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可是到头来却因为自己的一点点小小失误,这帮人就对自己这般的苛刻。

    木木心中觉得无比的痛楚,他一心想着能够让整个族群繁荣昌盛,可是最后呢?自己却成了整个族人唾弃的对象,这样的落差实在是太大了。

    “我不管你们心中是怎么想的,反正我问心无愧,我也不是你们的奴才,更不是整个族群的奴隶,我也是有我自己的想法。我已经做了那么多,给你们拿回来的东西也不少,但是你们呢?你们这些人是怎么对我的?你们没有一个人关心我,是否遇到了危险,也没有人关心我到底好不好,你们看见的只是灵石,你们想要的也只是灵石。”

    木木几乎是咆哮着说出了这些话,内心当中的愤怒也随着这一通话直接宣泄出去,有些话他在心里已经憋了很多年,今天总算是吐出来了,说完这些话之后,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舒爽了很多。

    “是,我是没有给你们带回来多少的灵石,也没有给你们带回来多少的资源,但是你们扪心自问,除了这一次之外,我前面的那些次多少回徘徊在生死的边缘,就是为了替你们拿回一些异能者晶核。”

    想到这么多年来的一切,心中的委屈也是越来越多了,他感觉自己对于这个种族的归属感是越来越弱了。

    他的这番话才刚刚说完,族群当中就出来一个人高马大的家伙,一脚飞起把他踹出了老远。

    木木幼小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条抛物线之后,就直接调到了山崖下去。

    他们的族群生活在这一片的山头,所以到处都有山崖。

    “像这样的废物,让他活着也是浪费我们的资源,直接把他杀了算了!”

    “是啊,一个不听话的东西,就算是养大了也没用!”

    ……

    他们在那儿自顾自的说着,个个都以为木木掉下悬崖,肯定是必死无疑,却没有想过他此时此刻已经被人用云托举着缓缓降到了地面。

    原本还以为自己肯定是必死无疑的,结果却发现月冥焰和焱槿就站在自己的面前,两个人的脸上还带着非常凝重的神色,大部分是对这孩子的同情。

    “其实你根本不需要和他们废话那么多,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契机,就让他们就把真面目暴露出来了,这样也好,省得你为了他们付出了一切之后,他们才把你一脚踹开,那你就更加倒霉了。”

    焱槿这话虽然说得有些过分了,可就是事实。

    “之前的时候你还在满怀心思的想着他们好不好?现在你看清楚了,他们根本就没有你这个族人,你在他们的眼里也不过是一件工具罢了,所以从今往后好好的为你自己活着,不要再成为别人的生存道具了。”

    事到如今,哪里还用得着焱槿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