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什么?你没这个胆子去追,倒还不如大家仔细再搜搜这处宅子,说不定剑谱还藏在哪里。”黑脸汉子杨猛冷笑道。

    他们这些人是太行、秦岭一带的江湖一流高手,被嵩山派威逼利诱加入,平日里虽然听奉盟主令行事,但心里却多有不爽。

    对丁勉的呼呼喝喝行为,更是腻味。

    “不用了!”左冷禅现出身形,看不出他想些什么,气势仍然雄强。

    他虽然被苏辰一剑击退,气度却一丝不乱,这时站了出来,目光有如冷电,众人气息为之一窒,再也不敢争辩。

    左冷禅环视一圈说道:“先前那个老头用的剑法看起来很象是辟邪剑法,实际骨子里却是少林一脉号称外道护法的‘破戒刀’、‘杀生剑’真意,他并没有找到剑谱,只是想引得我们离开福州,这老家伙很是忠心呐。”

    左冷禅有些唏嘘。

    “后面出来的苏三,他在佛像头颅里找到袈裟,看了一眼就学会了两三招,这次却是真的。”

    “不戒和尚绝不会看错。”左冷禅斩钉截铁的说道。

    若说对辟邪剑法谁最上心,渡元和尚的这些师侄最是苦心孤诣。

    只是见着不戒和尚一脸气急败坏的神情,左冷禅就已经可以断定,苏辰手中的剑谱是真的。

    这是同为高手的互相感应。

    何况,苏辰出手那两招“直捣黄龙”、“将军百战”,看起来虽然气势万千,雄浑凌厉,浑然不似‘辟邪剑法’的阴森诡谲。

    但左冷禅又不是初入江湖的无知之人,怎么会不明白绝顶剑法可以随着人心气质变化,这样威力才最强大。

    出剑的风格,只看使剑之人的偏好罢了。

    传闻林远图性子有些阴沉,剑如其人,出手也带着一些阴森鬼气。

    而苏三嘛,左冷禅只粗粗见过两次,拼了两手,就已明白这位后起高手是位气概豪雄的主,辟邪剑法到了他的手中也应不同。

    更何况,对“辟邪剑法”,他左冷禅又不是一无所知。

    林远图威镇天南,出手过很多次,这两招剑法,左冷禅年轻的时候却是曾经见过的,此时一眼就可以认得出来。

    或许两人摧动的心法不一样,性格不一样,但同样的招式,同样的剑法真意,这绝对没错。

    “派出人手,务必找到那小子的落脚地点,也不必上前动手,只要盯着就可以了。”

    “是!”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华山派终归是在